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知心人的博客

今霄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看电影  

2008-04-29 17:32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看电影

我的家乡是一个山清水秀,风光旖旎偏僻的小山村,当时还没有电灯,一到晚上乡亲们点的是一盏暗淡无光的煤油灯。可为了省钱,大人们还是常常早早地把孩子们赶上了床,生活枯燥又无味。唯有公社电影员到大队放映电影时,才是大家最大的欢乐。

我们的学校座落在一座山坡底下,附近是大队部,离我家小村庄约二华里路,校门口是一条通往村外的小路。

一天下午第一节刚下课,同学们就看到对面小路上有人用自行车载着放映机向大队部走去。晚上可以看电影了,同学们奔走相告,一阵阵欢呼起来。

放学了,我恨不得插上翅膀把这个今人振奋的消息告诉给乡亲们。到家了,姐姐听到这个消息,脸上绽出了笑容,但即刻便消失了。姐姐说:“妈妈走亲戚了,妈妈不在家,要有人看家。”。我知道我们家乡穷,如果家里没人,经常会有小偷光顾,特别是晚上,人们更不敢轻易地离开家。

吃过晚饭,小伙伴们陆续地到我家相邀看电影。我有点犹豫,怕姐姐伤心,在伙伴们的催促下,我怯生生地对姐姐说:“姐,我看电影去了”。姐姐眼里噙着泪花,我知道姐姐也很想去,因为大队里一整年也没放过几次电影,可妈妈不在家,她只能看家了。这时弟弟听了,却缠着姐姐要去看电影。弟弟只有六岁,比我小两岁,以前看电影都是姐姐背着他去的,可现在不同,妈妈不在家,姐姐不能去了。

弟弟又是哭又是闹。无奈,最后姐姐对我说,你想去看电影就带上弟弟吧。可是带上弟弟是多么的不方便,在黑夜里走那崎岖的小路,弟弟走不稳,万一赶不上伙伴怎么办?可不带上他,姐姐又不让我走。于是我叫弟弟保证,晚上不许哭,不许闹,不许打瞌睡。弟弟为了能看上电影,竟然全答应下来。因此,我带着弟弟,打着手电,高兴地跟大伙一起走。

路上,大家兴致很高,不知不觉就到大队里。这时,电影已经开始了。首先放映的是新闻简报,只见一些中央领导同志正在接见外宾,然后又放了一些农民在田间劳动的场景,接着,便开始放故事片。

“《智取威武山》!”当银幕上出现闪闪的红五星,电影名字也徐徐升起时,大家不约而同地呼叫出来。于是一些人感到遗憾,因为他们以前看过了。而我却暗暗高兴,因为我还没看过。

屏幕上解放军在剿匪的战斗中,如排山倒海,节节胜利。我们高兴得连连拍手称快。可是,过不久,出现的却是男男女女一个个陆陆续续地出场,在咿咿呀呀地唱着。大家又觉得有点不耐烦。这时我看见弟弟有些敖不住了,正在不停地点头打着瞌睡。我赶紧拧一下他的耳朵,并警告他,如果想睡觉,放完电影就丢下他不管。弟弟惊叫了一声,用小手揉揉惺忪的眼睛,勉强打起精神来。

过不久,似乎有雨点掉落下来。我抬头望望天空,天边乌云密布,且滚滚涌来,大雨即将来临。这时大家没心思看电影,急忙用双手抱着头颅,拔腿便跑。我也不敢久留,扶起弟弟跟在大伙后面跑。无奈小路坎坷不平,弟弟走得慢,走三步跌两步,任凭我们怎么努力也追赶不上他们。

此时,倾盆大雨已“哗啦啦!”地降落下来。豆粒般的雨点打在脸上,冰凉冰凉的,感觉有点痛。雨水从头顶上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流,遮住了双眼,流进嘴里,感到有点苦涩。手电筒却突然间熄灭了,任凭我怎么拨弄也打不开。路上一片漆黑,伸手不见五指,只有电闪雷鸣时,才隐约能见到路面。

路边的树林里,仿佛有许多野兽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,一有风吹草动,就要迎面扑来。人们常说小路晚上经常闹鬼。一想起这些我身上就起了一陈陈鸡皮疙瘩。我拉一下弟弟的手,他却在不停地在打哆嗦。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——赶快跟上伙伴,因而便不停地催弟弟往前冲。

“哎哟!”突然间弟弟惊叫了一声,一脚踩空,跌进路边的荆棘丛里,乘着闪电,我看见下面是万丈深渊。说时迟,那时快,我伸手拉住了弟弟,可是由于路面滑,我不但没抓住他,反而顺着他往下滑落。我感到一陈昏暗,头脑一片空白,我想这次必死无疑。

也许是命中注定的,落到半空中却有棵小树挡住了我们的身子。我真是惊惶失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弟弟却在拼命地哭泣,我也禁不住呜呜地大哭起来。

突然间我伸手摸到了一根古藤,于是心中有了一线生存的希望。我安慰弟弟不要哭,叫他抓住古藤往上爬,我在身后帮他往上推,终于把他推了上去。然后我也抓住古藤小心冀冀地爬了上来。

爬上了路面,我松了一口气,弟弟爬上来之后还是在哭泣。我哄他说,哭声会引来山中的野兽,到时咱们就跑不掉了。弟弟听了之后,停止了哭泣但却在断断续续地抽泣。

我们就这样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泥泞的崎岖小路上。忽然,前方出现火光,隐隐约约的。坏了,“老虎!”我心一沉,脚也软了下来。

我急忙拉着弟弟蹲在路旁,叫他不要出声。我想要是遇上老虎,我们肯定没命了。当我们静下来的时候,隐约听见远方传来“坎坎”的伐木声。走近一点,我看见山上有人打着手电筒正在坎伐生产队的树木,原来他们是伙窃贼。

我心稍稍放松了一些,怎么办呢?这时我感到弟弟全身都在颤抖。“哥,他们会不会杀了我们?”弟弟胆怯地问道。“不会的,贼是怕人的。”我装着胆子说。这时我想起自己是个少先队员,老师经常教育我们应该保护集体的利益。于是,我放开喉咙,大声呼喊:“捉贼呀!有人坎伐树木了!”。

过不久,灯光熄灭了,响声也停止了,他们已经逃之夭夭了。我们继续往前走,终于能看见村里隐约的灯光,便加快步伐向前走去……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