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知心人的博客

今霄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婚 宴(原创)  

2008-08-01 16:00:0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婚  宴

小时候家穷,吃的是粗茶淡饭,穿的是破破烂烂的花衣裳。但有时亲戚、朋友结婚,难免邀请母亲参加婚宴,这是母亲最头痛的事,因为没钱送礼。可为了面子,又不敢不去,因此,只好东借西凑去应酬。此时也是我们最高兴的时候,因为母亲每次去参加婚宴,不是带上我们就是带点好吃的东西回来。

有一次我的姨表兄结婚,邀请母亲赴宴,当时我年纪较小,到姨妈家要走很长的山路,母亲怕我走不到,不管我如何哭闹,就是不理我,带上二哥、二姐便匆匆上路了。第二天,二哥、二姐回来以后,说起那丰盛的婚宴,他们都吃腻了,馋得我口水直往肚子里吞。

第二次是姑表兄结婚,母亲本想带上我,可我当时却病了。母亲摇了摇头,还是带上二姐二哥,那次我哭了整整一天。后来母亲承诺,以后如果去参加婚宴,就带上我一个人。

再后来,姐夫的弟弟结婚,母亲马上想到我是第一候选人,并且说我已经长大了,她就不去了,叫我自己一个人去赴宴。我又惊又喜,因为我终于有机会参加婚宴了,可我是第一次又没有母亲赔着,许多风俗规矩不懂,就是有点忧虑,但后来还是摆脱不了对婚宴的诱惑。

临出门时,母亲再三吩咐,宴会上不许乱讲话,不要贪杯,吃完婚宴以后要马上回来。同时,母亲还剪了一条花格子粗布匹装进我的书包里作为礼物,叫我带着上路。

到了姐夫家,屋里已经坐满了许多客人。姐姐、姐夫招呼一声又去忙着他们的事。我怯生生地找只矮竹凳子,在墙角下坐了下来,书包也顺便放在地板上。抬头看见墙壁上已挂满了许多花花绿绿的布匹,很是柔软,比我的好看多了。哦!对了,我们邻居阿凤姑娘是最喜欢打扮的了,她就经常穿这种又柔又软的衣服,听说还是的确良呢!价钱很贵的。我不敢把布匹拿出来,我怕他们也把我的布吊在上面,那不是太寒酸了吗?我想呆会儿拿给姐姐处理好了。

我正胡思乱想时,突然大家都安静了下来。只见新娘从二楼上沿着梯子正慢慢地走了下来,她身着红色西式套裙,涂脂抹粉,打扮得很漂亮。到了楼下,新娘瞟了大家一眼,然后羞涩地低下了头,脸颊上呈现出一片红润,象两朵美丽的彩霞。

接着,新娘开始请茶,亲自把沏好的茶放在茶盘上,然后用双手端了过来。来到大家面前时,他们也用双手接过茶,然后纷纷从口袋里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,放在茶盘上,还讲一些吉利话,如“早生贵子”,“白头偕老”……等等。接着新娘再递上一根烟,说声“谢谢!”,然后轮到下一个。

起初,我以为不管我的事。可看到坐在我前面的每个人都喝了茶,抽了烟,还准备了红包,而我摸摸口袋却是空的,心里便紧张起来,看看新娘快过来了,我急得象热窝上的蚂蚁,坐也不是站也不是。终于,新娘端着茶走了过来,站在我面前,我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也不敢去接她手中的烟和茶。我想如果不喝茶不抽烟也许就不用红包了。这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位长者悄悄地对我说,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烟、茶任何人都应该接受,不然就看不起新郎、新娘。既是这样,我不敢怠慢,迟疑一会儿,便伸出了双手,可手却在不听使唤地在打颤,茶杯很烫,还没把茶水送进嘴里时,一不小心茶杯从手中脱落,“叮当”一声掉在了地板上,破了。

完了!我想。回头看看大家都面面相觑。

我赶紧蹲下身去捡杯子,手却突然被玻璃划了个口子,鲜血直流,大家便七手八脚把我手上的血擦掉,然后用棉布贴上,堵住了血。这时,新娘又换上一杯茶过来,这时我更加小心翼翼地接过茶杯,赶紧把它喝了,嘴唇却被烫起了个血泡。我看新娘还站着,突然想起别人都准备了红包,而我却没有。“我……我……没,没……红包……”我吞吞吐吐地说着,两只手象是多余的,不知怎么放才好,拚命地抓着头皮,脸上一阵青,一阵白。大家被我的窘态给逗乐了,我却笑不出来,真想大哭一场。我看新娘也用手抿着嘴巴在笑,象大姐姐一样,因而心里才踏实了许多。接着新娘又给我递上一根烟,我学着大人们把烟叨在嘴上,却怎么努力也点不着,弄湿了大半截,总算点燃了,深深地吸了一口进去,呛得眼睛喷出了火花,泪流满面。

正午十二点,宴餐正式开始,大家纷纷入席,熙熙攘攘,好不热闹。我跟在后面,看到眼前的座位是空的,怕被别人抢走了,便急忙坐了下来。顿时大家都成了哑巴,安静了下来,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。怎么回事?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这时有人走到我身边,把一张嗅嘴巴贴在我的耳朵上,轻轻地客气地说:“这位小兄弟,这是上座,是舅爷坐的,您是不是让一下。”,我感到就象坐在一颗定时炸药上,吓得尿了一裤子,赶紧跳了起来。

上菜了,第一盘是大蒜炒米粉,炒得喷香扑鼻,我顿时胃口大开,吃得津津有味,一会儿就吃下两大碗,填满了肚皮。不久,又上来许多菜,猪肝炒韭菜、卤肉、蛋圆……等等。可惜肚皮早已撑不下,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大口大口地吃着。

我看见有些人把自己喜欢吃的菜端了过去,放在自己面前,有些人身边带上二、三个孩子,正拚命地把东西往孩子碗里、嘴里送。有位小孩直接用那只脏乎乎的手在盘里乱抓……

酒过三巡,大家开始相互敬酒。我不会喝酒,只好在那边看热闹。

“来,小兄弟,我敬你一杯”,突然坐在我对面一位长着满脸胡子的人,手里举着杯子要跟我干杯。

“我不会喝。”我小声地说,并且被他的举止吓怕了,急得流了一身汗,不知如何是好。

“谁说的,大丈夫男子汉哪位不会喝酒?是我看得起你才给你敬酒的。”说完他把手中的酒“咕噜”一声一干而净,还把杯底朝天,睁着红红的眼睛看着我。

我想今天如果不喝,他是不会放过我的。于是,我勉强地端起了酒杯,呷了一小口,感到苦涩难当,比药还难喝,眼泪也被挤了出来。这时看到那人却“哈哈”地大笑起来。

“不错!这才象个男子汉!”他软硬兼施。

我闭上眼,一口气把酒吞了下去,喉咙就感到痒痒的,呛得直打咳嗽,眼泪汪汪。不一会儿,脸上就感受到火辣辣的。

“好样的!”大家为我鼓气,并且鼓起掌来。

过一会儿,那人又端起酒杯对着我说:

“兄弟,来!好事成双,再来一杯。”

“不!我真的不能喝了。”我真想哭。

“哪里的话,你刚才说不会喝,现在喝下去不是没事吗?来,再干!”

接着他又把手中的酒一口气喝完,把杯底朝天。

“现在就看你的了,大丈夫男子汉,哪个不会喝酒呢?”

他步步激将,没办法,我又喝了一杯,大家再鼓掌为我喝彩。那人看我喝下去了,又说:

“你看!我说没事就没事,现在不是好好的,来!无三不成礼,我们再对干一杯。”

我知道他是故意为难我,可我也没办法。为了表示自己是男子汉,我准备今天霍出去了,迷迷糊糊中我又跟他喝了第三杯。这时我脑子就象有只飞机在“嗡嗡嗡”不停地叫着。

喝完了酒,他又提议大家一起喝,来个满堂红。

我端起酒杯,肚子似乎有股气往上涌,可我还是强忍着把酒喝了下去。这时我感到头重脚轻,有点坐不住了,可又不敢轻易地离席。后来又上了几道菜,可我连闻都不敢闻,看大家的脸也感觉到模模糊糊,就象变型金刚,而他们正大口大口地吃着,喝着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宴会终于结束了,我看大家都喝得醉醺醺的,东倒西颠。

我想回家,姐姐却不让我走,怕我喝醉了酒出事。乘着他们不注意时,我提起了书包,溜了出来。

终于到家了,一踏进门槛,我就感到头就要裂开似的,肚子里象汹涌的波涛一阵阵翻腾着。一张口,终于止不住把东西全吐了出来……

第二天,我在床上,迷迷糊糊中我听母亲说:“哎!这孩子真不会办事,不但喝醉了酒,还把布匹给带了回来。”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6)| 评论(8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