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知心人的博客

今霄酒醒何处,杨柳岸晓风残月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想说爱你不容易(原创)  

2008-10-10 16:44:4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想说爱你不容易

 

智青一步一回头,即使心在流血,可始终看不到阿惠的身影。他多么希望此时此刻,她会突然间跑出来,然后把他拉回去。山村里的房屋渐行渐远已变成模糊不清了,天也渐渐地暗淡下来。他翻过这座山后,隐约可看到山下的公路。

智青大学毕业以后,很幸运地找到了一家生产汽车的公司,刚好专业对口,因为他学的是汽车制造专业。他被分配到技术部。也是这一年,因为汽车销路好,一时招不到那么多的工人,车间缺少人员,因此,公司临时决定调动一些管理层的干部下到车间支援。就这样智青被调到二装配车间。

有一次,大家正在休息时,智青看到一个女工还在忙着,他是个闲不住的人,于是,便走过去,看她正在一台开动的机器上磨着那配件的凌角。

于是智青对她说:“小姐,你好!让我来试试吧!”

“你以前做过吗?”女工看了他一眼继续在操作。

“没有,但我可以学习。”

“好吧,那你要小心点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接着她停下来,让他操作。智青手上刚刚拿一个配件在机器飞轮上磨擦时,随着机器的振动,一不小心,“咔嚓”一声,手里的配件被振得掉落下来,手指也被机器的轮子磨破了一个口子,鲜血直流。那女工吓坏了,赶紧从口袋里陶出手帕撕下一块,然后把他的手指给予包住。这时大家看见出事故了,也七手八脚地把智青送到公司卫生所里进行包扎。

那天晚上,当智青在宿舍里看电视时,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,打开门一看,却是那个磨车床的女工,手里还提着一袋子水果和几个煮熟了的鸡蛋。

“我叫阿惠,今天真不好意思,让你受伤了。”

“没事的,只是一点皮肉伤,很快就会好的。”

“你提那么多东西干吗呢?”智青看着阿惠手上的东西问道。

“看望你呀!今天是我的错,我感到很内疚,这表示对你的一点谦意!”阿惠对他嫣然一笑。

“你太客气了,其实是我自己的错,怎么好意思让你破费呢?”智青客气地说。可是阿惠却执意要把东西留下,智青很是感动,他想,阿惠真是个善良的女孩,这虽是一件小事,却可看出她对他人的关心。

他们就这样认识了。后来智青听阿惠说,她的家是在很远的大山里,她也是几个月前来到公司上班的。她只念到初中,因为母亲因病去世了,父亲又娶了后娘,家里还有个弟弟在念书。因为家里穷,母亲死后,父亲供不起他们上学,所以她就辍学了,想到外面打工供弟弟念书。智青被阿惠的善良所感动。他想,这样的女孩也许就是他今生所要寻找的另一半了。

因此,为了赢得姑娘的芳心,智青经常主动向阿惠献殷勤。后来,他买了个珍珠项链。并对她说,礼物虽薄,却代表我对你的一片真心,我会永远爱你的。阿惠感动得热泪盈眶,默默地接受了他的爱。

在一年多的时间里,从中山公园、到江滨花园以及附近的一些风景名胜古迹里,处处留下了他们爱的足迹。公司里的人都很羡慕他们,常对他们说:“你们真是天生的一对,郎才女貌,今后一定能过上幸福甜蜜的日子。”

突然有一天,阿惠接到后娘的电话说她父亲病了,要她赶紧回去。阿惠急匆匆地回到家里,父亲已经病得不能说话了,第二天,父亲就咽气了。为了不影响他的工作,她没打电话告诉智青。操办完丧事后,她后娘却扔下他们,改嫁他乡,离开了这个家,留下了她和两个弟弟,小的后娘生的还不满周岁,阿惠欲哭无泪。

这时阿惠才想起了智青,于是给他打长途电话,她说要照顾两个弟弟,可能要留在家里,不能回去上班了。智青因为正在车间忙着,轰隆隆的机器声,听不清她讲的意思,只是大声地告诉她要她早点赶回来上班。

可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却没有阿惠的身影。并且听她说过,因为她家在大山里,手机是没信号的,所以打手机也是徒劳。智青终于坐不住了,但他又从来没去过阿惠的家。怎么办呢?后来,几经周折,终于从阿惠的一个老乡里得到了阿惠家的地址。于是,背上行囊,智青匆匆忙忙地上路了。他坐上火车,又换上汽车,再翻过两座大山,终于找到了阿惠的家。

当他站在她家门口时,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。阿惠正在给年幼的弟弟喂饭,抬头看到智青时,她一怔,碗却掉落下来,眼泪也止不住地簌籁而下。智青环顾一下阿惠的家,除了一张床,一个黑白电视,一个炉灶,一张饭桌,几只破凳子之外,剩下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阿惠惊奇地问。

“你怎么那么长时间不回去上班呢?”智青反问她。

“我要照顾两个弟弟,没有我,他们就过不下去了。”

“可以把他们带到城里,我们一起供养他们啊!”

“不可能的,他们还要念书,并且城里开销大,到时日子会更难过。”

“只要跟你在一起,再苦再累我也能接受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阿惠欲说又止。

“怎么了?”智青看出阿惠好象有什么心事。

“可是……,我……我,我现已跟同村的一男子订婚了,是不可能跟你回到城里的,父亲的丧事以及这些日子都是他在照顾我们姐弟的。”

真是晴天霹雳,智青一下便惊呆了。“那你现在还爱不爱我呢?”智青问她。阿惠却默默地流着眼泪,怎么也开不了口。

“他爱你吗?”智青进一步问道。

“他跟我同村,是不会抛弃我的。”

“可是,你们没有爱情基础,这样的爱情是不会劳固的。”

说着,智青突然跪了下来,对阿惠说:“阿惠,跟我一起回到城里吧,今生今世我们永远都在一起,让我们一起来照顾弟弟,好吗?”,阿惠却突然放声地大哭起来,“你不要这样,我的心很难受,快起来吧!”

“你不答应,我就不起来!”智青执拗地说。

阿惠突然从脖子上摘下珍珠项链塞在智青手上,然后踉跄地跑了出去。两个弟弟也不知所措地在屋里大声地哭着叫姐姐回来。

过不久,阿惠的邻居走了进来,对智青说,你如果不走,阿惠是不会回来的,她已铁了心不想离开家乡。智青哽咽了,他知道阿惠还是爱他的,但为了弟弟,她却选择了逃避。

再见了!阿惠,你一定要多保重,如果有一天日子过不下去了,就可以来到城里找我,我一定会象从前一样爱你,智青默默地从心里说。你永远是我的牵挂,阿惠!智青拖着沉重的步伐,依依不舍地走出了阿惠的家门口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1)| 评论(8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